数字经济创新的四大战略要点

  中国已进入新发展阶段,正在按照新发展理念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新发展格局为数字经济带来了重要的发展机遇,而数字经济创新则是新发展格局构建的战略性力量。通过夯实战略底座、推动万物互联、践行数实共生和厚植产业生态这四大战略要点的实施(见图1),数字经济可以助力中国经济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更为安全的发展,以及国家数字竞争力提升。

  新发展格局下数字经济创新发展的战略底座是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而新型基础设施的核心内容是云计算。云计算是驱动各行各业数字化转型升级和塑造未来经济形态的智能引擎,对于解决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培育完整内需体系、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性和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均具有战略价值。《数字中国指数报告》显示,全国“用云量”增速高达118%。随着国家“上云用数赋智”战略的深入开展,一幅以“用云量”为水墨所泼绘出来的生机盎然的云端经济巨制画卷正在徐徐展开,轮廓要点清晰可见,形态细节呼之欲出。

  云计算厂商提供的云服务具有软硬解耦、计算资源虚拟化、分布式海量数据存储、云平台管理等核心能力,大致可分为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PaaS(平台即服务)和SaaS(软件即服务)三个层面,从底层到应用完整搭建了未来数字经济的战略底座和“四梁八柱”。在IaaS和PaaS层面,从VMM、OpenStack、裸金属服务器等传统虚拟机,到Docker、K8s等容器技术,再到FaaS(函数即服务)、BaaS(后端即服务)等无服务器架构,以及近年来风靡一时的DevOps(开发运维一体化)、CI/CD(持续集成、持续交付)、微服务、敏捷基础设施等云原生技术,不断迭代的云计算架构催生着新商业形态正在以加速度向纵深发展。特别是在SaaS层面,美国已经走在前面,作为全球SaaS行业标杆的Salesforce公司市值已高达2000亿美元左右,充分展现了SaaS领域广阔的市场空间。中国SaaS领域的企业付费意愿提高和订阅模式习惯培养还需要一段时间,市场格局高度分散,细分市场机会各异,在客户关系管理、协同办公、供应链管理等通用SaaS领域有望率先涌现一批独角兽企业。

  构建新发展格局,关键在于加速畅通国内经济大循环和国内国际双循环,数字经济和数字技术在这方面有其天然的优势。数字经济的特点是始终围绕数据这个核心生产要素的感知、采集、传输、存储、计算、分析和应用进行技术经济活动和资源配置,因此建立类似神经网络一样的广泛连接和迅捷触达能力是数字经济高效运转和创造价值的基本前提,对于打通堵点、消除梗阻、建设统一大市场和畅通双循环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数字经济万物互联的最佳实践是搭建“云边管端”一体化协同架构,主要包括PaaS等云计算平台、贴近终端的边缘计算节点、以无线为主的网络连接、芯片和传感器等终端设备,以及应用其中的无穷无尽的商业场景。随着具有高速率、广连接和高可靠能力优势的5G、Cat.1等蜂窝通信技术商用进程加快和全真互联网雏形初现,万物互联正从产业蓄势阶段转向快速增长阶段,信息和生产要素在人与人、物与物、人与物、用户与产业、需求与供给之间加速流动。通过连接数的倍增、市场规模的扩大和应用场景的拓展,商业主体可以摊薄数据存储和计算以及硬件的成本,并通过智能分析来重构商业流程和赢利模式。

  智能家居产品、智慧物流和共享单车是最早一批进入规模化落地的物联网应用场景,车联网和智能制造是下一步最有潜力的两大领域。车联网目前主要还仅聚焦在车载信息服务方面,未来将会重点在车路协同、智慧交通等方向发力,汽车有望成为一个高度智能化的办公、消费和生活娱乐的移动空间。工业制造领域的互联互通存在现场环境复杂、异质化程度高、行业门槛高、设备成本高等困难,当下仍处于标杆打造阶段,迫切需要通过探索“云量贷”、建设5G全连接工厂、提升异构工业网络互通能力等多种方式去推动工业设备和业务系统上云上平台,接入未来的智能世界。

  乡村连接是新发展格局下数字化生产力释放和数字经济发展的广阔蓝海,也是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基础工作。当前最重要的是需要充分利用智能设备、移动互联网、物联网、遥感、无人机等技术,“空、天、地”一体化采集农业农村数据,同时加快农机装备数字化发展进程,形成覆盖种植、加工、流通、消费、成本、价格等各环节的实时、动态全产业链数据采集和分析体系。在实现连接的基础上,进一步搭建基于机器学习等算法驱动的农产品生产加工环境模拟仿真和病虫害监测预警系统,农田建设综合监测监管平台,育种、化肥、农药等生产资料数字化服务平台,农产品市场交易平台和产地追溯管理平台,推动数字乡村建设从单点探索迈向系统突破。

  新发展格局需要巩固壮大实体经济根基,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和产业链现代化。这里需要澄清的是,所谓虚拟经济的提出并非指的是数字经济,而是特指与金融资本相关的交易活动,国内相关研究始于成思危等专家关于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成因的分析。数字经济在统计上主要归于服务业,但因其通用目的技术特征,实际上与各个传统的实体经济领域都在产生丰富的化学反应,使得不同企业、不同业态、不同市场之间的边界都在发生变化,从而不断推动产业创新。未来的经济形态一定是数字技术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不分彼此的数实共生模式,这也是新发展格局下数字经济创造价值的最优路径。

  数实共生模式探索的重心在工业领域,“纲”是行业领军企业核心业务系统的云化改造,纲举而目张,可以带动整个产业链的上下游配套企业跟随进行云端迁移,从而推动整个行业领域朝着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服务化和绿色化的方向转型升级,助力传统工业领域实现提质、增效、降本、绿色和安全发展。比如,在拥有高精度地图、虚拟现实、游戏引擎等技术的数字仿真环境中,无人驾驶车辆制造企业可以在一天之内完成1000万公里的测试,而同样的测试如果在线下进行的话则需要花费数年时间,很好地诠释了数实共生的价值。

  碳中和是新发展格局构建的重要目标之一。全球能源结构正在从不可再生能源向太阳能、风能等清洁可再生能源转变,能源供给方式从传统能源向数字化转变。在碳中和战略体系下,基于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智慧能源有助于推动我国传统能源系统的加速改造和能源结构优化升级。

  在生产、分配、流通、消费构成的经济循环中,消费是终点也是新的起点,是促进国内国际双循环的重要抓手。2015年以来,最终消费对我国经济增长贡献率稳定在60%左右,消费已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因此,新发展格局需要特别注重需求侧管理,而数实共生模式有助于实现超大规模市场与完整现代工业体系的精准对接与实时协同,一方面促进新型消费扩容提质和现代服务业发展,另一方面打通堵点,补齐短板,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比如,智能制造WeMake生态联盟面向工业制造的全生命周期,聚焦工业制造“研、产、供、销、服”5大环节,提供了数字工厂、智能生产管理、设备智能和智慧营销等一整套工业数据智能解决方案,在空客、商飞和华星光电等企业都树立了标杆性案例。

  乡村振兴是新发展格局构建的重点领域,而数字乡村建设是乡村振兴的核心战略方向。数字乡村建设的最优路径同样是数实共生,首要任务是补齐农业农村网络发展短板,加快云计算、物联网、卫星遥感监测系统等泛在、高效、安全的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以及传统基础设施(特别是农村路网和农村末端物流网)的云端数字化改造,弥合城乡“用云量”差距。在此基础上,需要进一步推动农业生产经营的上云上平台和数字化转型,通过数字技术提高农业生产经营的规模化、标准化水平,提升农业生产能力、管理水平、生产效益和资源利用效率,从而助力中国经济健康绿色可持续发展、消费增长、城乡融合和乡村治理水平提升。

  新发展格局下数字经济创新需要遵循互联网行业的底层商业逻辑和核心生态密码,破除零和博弈的“窄平台”,搭建共生共赢的“宽平台”,以开放共建的平台思维去共同打造具有持续竞争力的云端智能经济集群。行业领先者需要做好连接器、工具箱和生态共建者角色,基于云计算平台去搭建应用生态系统,推动各行业各领域资源重组、分工协作与融合创新,催生出一个枝繁叶茂的产业森林和“数字生态共同体”。

  新发展阶段的底线要求是安全发展,要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把安全发展贯穿国家发展各领域和全过程。数字生态共同体建设尤其需要统筹发展和安全,壮大技术产业创新生态,增强安全保障能力。产业互联网的发展使安全问题呈现出系统性和全球性的新特点,安全的内涵在安全导向、攻击主体、防护范围、安全策略等方面都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杀毒软件、防火墙、入侵检测系统等传统的外生防护技术已经无法满足复杂数字生态系统对安全的需求,未来企业需要在数字化解决方案制订的时候就内生嵌入安全技术,以身份认证为中心的零信任架构日益成为趋势,云化与智能化成为安全技术创新的重要方向,上云成为应对未来安全问题的最优解。

  数字生态共同体建设需要完善宏观经济治理、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积极协商构建中国乃至全球数字治理规则,实现发展与治理的有机平衡。经过初步探索,我国现阶段在数字政府和智慧城市建设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城市治理和公共服务的数字化智能化水平有了明显提升,在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等方面展现了巨大价值。下一步需要将这种示范效应和经验扩散到乡村数字化治理层面,逐步提升乡村治理和公共服务能力。重点是基于智慧城市进行战略延伸,推动数字乡村和智慧城市协同发展,通过资源共享、经济联动和技术扩散等方式推动资金、人才和技术知识等生产要素在城乡之间加速流转,实现数字城乡融合发展。此外,还需要搭建面向农业生产者、经营者、消费者和公共服务者的在线公共服务平台、乡村基础支付服务和普惠金融服务平台、乡村智慧旅游服务平台,以及借助云平台开展农产品线上产销对接和供需协同等服务。

  最后,新发展格局下数字生态共同体建设必须做到守正与创新的辩证统一。守正创新的核心逻辑是经济学中的外部性理论,即某个经济主体对另一经济主体产生的外部影响,且这种影响无法通过自发的市场交易机制进行补偿。数字经济守正创新的逻辑体现在负外部性和正外部性两个方面,前者需要提高风险意识和底线思维,不能以社会风险为代价来寻求企业发展,而后者则强调需要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强化社会责任意识和正向价值,将企业增长与社会创新、社会发展和社会总福利深度关联起来。将“科技向善”理念与企业的每一项经营决策深度关联起来,唯此才能行稳致远,让数字经济和数字技术为社会、为国家、为人类做出更大的增量贡献。

上一篇:Win10系统
下一篇:傅鹏博、刘彦春、蒋彤等顶流基金经理最新调研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汽车智能化之后会像电脑一样需要杀毒软件吗?
服务热线

http://www.stumblingintojews.com

雅虎体育官网,雅虎体育APP,雅虎体育平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