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读分享 愤怒还是喜悦?互联网这样识别你的情

  。书中在讲到“孤立恐惧”时曾提出这样的问题:可以否认人的社会性本质吗?人的社会性导致个体在与人相处时害怕被孤立,期望得到他人的接受和喜爱。

  这种现象在网络上表现得尤为明显。无论是好的还是不好的新闻,经过网络舆论的发酵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个体不可避免地会被群体的情绪传染,喜悦、悲伤、愤怒、焦虑等被放大。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平时生活中优雅文静的人,在网上可能会变得无比暴躁,为什么激烈的表达比平静地陈述更容易被多数人认可和接受。本文我们一起探讨「社交网络情感分析」!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迅速发展,网络已经成为人们获取信息,发表意见的主要途径。根据文本内容,我们可以将网络中的文本分为两种:一种是客观性信息,主要针对事件、产品等进行客观描述;另一种是主观性信息,主要产生与用户对人物、事件、产品进行客观性描述,主观性信息表达了人们的各种情感色彩和情感倾向,如“支持”、“反对”、“中立”等。

  情感分析,在此等同于意见挖掘,是针对主观性信息进行分析、处理和归纳过程。由于身份背景、喜好、职业特点、性格特征的不同,使得网络中的用户对互联网中传播的事件以及关于事件的观点、立场、情感倾向都具有一定的差异,而这种差异性普遍存在于各种互联网公司为用户提供的社交平台当中。

  情感分析最初起源于自然语言处理领域,主要从语法语义规则方面对文本的情感倾向性进行研判。随着社交网络的兴起与发展,情感分析逐渐涉及多个研究领域,如文本挖掘、Web数据挖掘等,并延伸至管理学及社会科学等学科,并在产品评论、舆情监控、信息预测等多个领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我们将一句话中的带有感情的形容词和副词提取出来构成一个情感词典,这些词语可以代表用户的某种倾向性。基于语义规则的分析技术是计算评价词和情感词典中已经标注倾向性词语的距离,从而达到情感分类的目的。其最经典的算法是 SO-PMI 算法。

  基于监督学习的方法是首先通过人工标注文本的情感极性,然后将此作为训练集,通过机器学习的方法对目标文本进行情感分类。常用方法:朴素贝叶斯,支持向量机。

  社交网络产生大量的短文本,例如微博和新闻评论,论坛帖子等等,这些短文本不同于新闻报道,其语法不规则,充斥大量噪声,因此对短文本的分析非常重要。

  用户在社交网络中表达意见会受到其社交关系的影响,情感会沿着社交关系进行传播,因此可以通过研究社交用户之间的关系来提高情感分析的准确度。

  社交网络中的垃圾意见,包括水军与广告等信息,通过对垃圾意见的挖掘,能够有效区分有效信息和垃圾信息,从而提高社交网络使用体验。

  2020年11月19日,澳大利亚国防军总司令安格斯·坎贝尔(Angus Campbell)公开了一份驻阿富汗澳大利亚士兵行为的调查报告,证实澳大利亚士兵在阿富汗战争期间非法杀害了至少39名囚犯或平民。坎贝尔说,调查报告发现驻阿澳大利亚士兵中曾充斥着一种以自我为中心的武士文化的可耻行为,这是对军事行为和职业价值观的最严重的违背。他呼吁以战争罪起诉涉嫌士兵。

  11月23日@乌合麒麟 发布“和平之师”微博,附上一篇自创的漫画,引起人们关注,而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微博上引发大范围讨论,并登上微博热搜。

  11月30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引用了中国青年画家@乌合麒麟 的讽刺漫画,(这幅画讽刺的是近日新闻里揭露的事实——澳大利亚特种兵杀了39个阿富汗平民,仅仅只是为了“让新兵练手”)并表示,“对于澳大利亚士兵残杀阿富汗平民和犯人的行为感到震惊。我们强烈谴责这种行为,并呼吁他们为此事负责。” 此事戳中了澳大利亚的痛处,莫里森宣称,赵立坚转发的是伪造图片,还叫嚣着让中方就此事道歉。

  12月1日@乌合麒麟 在微博上发布新作,《致莫里森》。当天,莫里森在其官方微信账号上发表了题为《来自总理的信息》的文章。文章以第一人称向澳大利亚华人阐述政府立场,并强调对军队与华裔的尊重,以及漫画事件不会削弱澳大利亚与中国人民的友谊。

  从所有的评论数据中随机抽样出350条数据,利用NVIVO进行编号,然后进行内容分析。

  愤怒情绪主要是对莫里森无理行为,或者对澳大利亚暴行表示愤怒。讽刺情绪主要是认为莫里森面对错误还不允许他国批评,以及亲自与他国公民对线的行为是荒唐的,因而进行一种讽刺,例如“这种人也能当总统”、“袋鼠都比你聪明”等,甚至将其与常做出“反常”举动的特朗普作比。叫好主要是支持认可乌合麒麟行为,并对中国掌握话语权,维护人道的现象感到自豪。客观是指没有情绪化表达,注重客观分析在面对莫里森的无理要求时乌合麒麟如何应对,分析莫里森做出看似无理要求的原因,并剖析澳大利亚背后可能的国际力量。

  在该议题中,情感倾向是与受众关注点密相关的。这个事件主要有两个相关方,一个是乌合麒麟以及中国政府官方,一个是莫里森及其代表的澳大利亚甚至整个西方世界的立场。关注的相关方,情感倾向也不同。

  对于莫里森一方,受众较为统一的表现出负面情绪,主要是愤怒和讽刺。愤怒很好理解,针对澳大利亚暴行或者莫里森无理要求;而讽刺主要是民众就莫里森明知己方过失,却不允许他国谈论的可笑逻辑感到荒谬,以及感到西方国权“人权”议题的双标,以及认为一国之首亲自与中国网民个体对线的行为是可笑的。部分评论甚至是将莫里森与特朗普比较,蔑视莫斯森作为国家元首却缺乏“基本思考能力”,行为幼稚。

  讽刺与愤怒情感的占比相近,可能是因为中国民众看待该事件时本身就具有某种天然立场,自然地认为中国批评澳大利亚暴行、主持人道公道的行为是正确且正常的;因此面对莫里森的无理要求,一方面感到愤怒,一方面对更对其行为感到不可理喻,认为这种行为是可笑的。讽刺态度占有如此高的比例,也与本次莫里森要求中国道歉的行为并未获得西方国家声援有关。这种荒谬之举并未对中国形成真正的威胁,没有导致严重后果让人愤怒,而更像因此更像一种笑料。

  对于中国官方与乌合麒麟一方,受众表现出支持态度。包括认可@乌合麒麟 揭发暴行、直面莫里森进行反击的行为,支持中国官方的抨击,并为此次中国较好 把握话语主动权感到自豪。但是这部分占比只有17%,远远低于对莫里森一方65%的关注。一方面,这可能是因为在公共议题中,负面情感与正面情感相比,人们更容易受负面情感影响并更倾向于表达自己的负面情感,因此在支持乌合麒麟一方和抨击莫里森一方这两个议题中,人们可能更倾向于参与对后者的讨论。另一方面,这还可能是因为此次中国把握了话语主动权,营造出一种由官方出面后、 全国上下都参与抨击莫里森的舆论环境。“中国有力发声抨击”这一要素反而不那么显著,大家都自然而然的参与到批判莫里森的议程中,而较少跳出该议程之外从国际角度谈论中国此次发声的主动性。

  而客观倾向主要是分析莫里森提出无理要求的逻辑,分析中国官方反击后国际舆论场可能发生的变化,探讨此次中国发声的意义等。这部分占比较小,也符合网络舆论整体偏向情绪化的特点。同时此次事件属于涉及国家立场国家利益的议题,这更容易激发大众的主观情绪,没有明显情感倾向的客观分析会更少。

  [1]韩旭. 社交网络中短文本情感分析技术研究[D].天津大学,2014.

  【数读】“学新媒体,到新街口”。我们是来自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的师生。在当下的技术环境下,新闻传播学研究和社会网络的观察分析紧密相关。新闻事件的网络传播结构如何观察?深度如何和广度相互结合?经典的新传理论概念如何适应新的研究范式?本栏目秉持着专业、多元、客观的理念,挖掘和分析热点社交媒体数据,追踪前沿社会现象,诠释热点新闻事件,为您回答这些问题。在大数据时代,让我们一起换个角度看传播。

上一篇:数读上海“十三五”︱“会客厅”扩容静安如何
下一篇:数读海南经济高质量发展“成绩单”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数读1月11日全球疫情:全球日增超61万例 累计逾
服务热线

http://www.stumblingintojews.com

雅虎体育官网,雅虎体育APP,雅虎体育平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