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读 DAO:资金规模半年增长逾 5 倍但参与者动机

  原文标题:《数据透视 DAO:资金半年增长 523%,风投类 DAO 增速显著》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DAO (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顾名思义,是指通过代码执行的自动化程序来实现与现实世界中的公司或组织一样的功能。DAO 无需分层级管理,人人皆可参与,其最终愿景是提供一种取代传统经济和社会协调机制的方式。

  去年底,随着 DeFi 的火爆,与 DeFi治理有关的 DAO 也开始备受市场关注。在这些治理型 DAO 中,持有相关项目代币的任何人都可以参与项目资金支出、机制改革等决策。不过,如果仅仅把 DAO 理解为上层治理协议,那就错了。

  目前已经出现了不少应用型的 DAO,这些 DAO 大多是去中心化的投资基金,通过智能合约实现基金的托管和退出等管理目标。也有部分 DAO 开始提供其他金融服务,比如提供类似于中心化交易所推出的 DeFi 挖矿服务。

  流动性挖矿(Farming)已经展示了 DeFi 在协调和分配全球资本方面的潜力,DAO 或将深化这一点。PAData 时隔半年再次回顾 DAO 的资金、提案和用户数据后发现(点击 《100 个投票人能实现去中心化治理吗?从数据看 DAO 的困境》阅读此前分析):

  1)最近半年,DAO 内资金规模增长了 523.63%,参与地址增长了 533.53%,提案总数增长了 55.97%,投票地址增长了 96.00%。但 DAO 的实际治理活跃度没有同步增长,投票参与率下降了 26.35%。

  2)从微观层面来看,最近半年内新上线的 DAO 资金规模增长快、平均提案数多、投票率高,这展示了新兴 DAO 的快速发展。

  3)治理型 DAO 面临两极困境,即一方面,当投票者人数和提案数很少时,不能实现有效治理,当前除了复合治理型的DXdao有较多提案和投票地址以外,其他 DAO 的提案数和投票地址都不多;另一方面,当所有人都参与治理时,用户的资金多少与决策权重直接挂钩。

  4)应用型 DAO 面临的主要挑战是规模效应与安全风险的互相制约,以及政策法规的合规性这两方面。当前除了PieDAO以外的资管规模和参与人数较多以外,其他 DAO 的资管规模和参与人数都较少,且分化明显。

  5)就治理型 DAO 的投票机制而言,当前已经出现了信念投票、二次投票和信誉系统等多种创新模式,但是新的解决方案都没有在提供和增加个人动机方面做出努力。

  截至 5 月 6 日,Deep DAO 共收录了 108 个 DAO 的数据,较去年 11 月 4 日新增收录了 23 个。各项数据显示,最近半年 DAO 的发展十分迅速。

  首先,从资金规模来看,当前所有 DAO 内的资金规模已经达到了 10.06 亿美元,最近半年增长了 523.63%,扩张明显。其次,从基本运行情况来看,当前参与 DAO 活动的地址数(持有 DAO 代币的地址数)约为 6.58 万人,最近半年增长了 533.53%,提案数累计达到 7819 个,最近半年增长了 55.97%。另外,从用户活跃度来看,当前所有 DAO 的投票地址总数约为 1911 个,最近半年增长了 96.00%,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平均每个 DAO 的投票率却下降了 26.35%。这意味着,参与地址的增速超过了投票地址的增速,DAO 的整体活跃度被拉低了,更多资金和用户涌入的目的或不在于治理。

  从更微观的层面来看,最近半年 DAO 内资金规模增长超 5500 万美元的有 5 个,这 5 个 DAO 的资金增长量占 DAO 总增长量的 36% 左右,是既有 DAO 中的主要增量来源。其中,复合型治理协议 DXdao 内的资金增长了 6352.80 万美元,增量最大。

  另外,在最近半年内新上线的 DAO 中,API3 DAO 的资金规模已经达到了约 2.37 亿美元,是当前统计范围内,资金规模最大的 DAO,另外,BarnBridge Governance 内的资金规模也超过了 1 亿美元。但其他新上线的 DAO 的资金则都不足 5000 万美元,规模较小。

  从提案数来看,最近半年累计提案数增长最快的 10 个 DAO 都增长了 30 个提案以上。其中,累计提案总数增长超过 100 个的只有 3 个 DAO,另外,累计提案总数增长超过 50 个的 DAO 还有 5 个。提案数增长最多的是 PieDAO 和 BerezkafLezDAO,分别增长了 329 个和 299 个,相当于日均增长 1.6 个以上。

  在最近半年新上线的 DAO 中,累计提案数最多的是DAOhausSecond Story CCO,达到了 382 个,其次还有 6 个 DAO 的累计提案数也超过了 100 个。从平均值来看,最近半年,10 个累计提案最多的新 DAO,平均提案数约为 145.1 个,高于既有(上线时间超过半年) DAO 平均 120.4 个提案数,这显示了新上线的 DAO 更高的活跃度和较快的发展速度。

  最近半年,只有 10 个既有 DAO 的投票率呈现正增长态势,其中,mStable 的投票率增长最多,增长了 10 个百分点以上。其余 75 个 DAO 的投票率均为负增长,这意味着,对于大多数发展时间超过半年的 DAO 而言,真实活跃度并没有提高。

  而在新上线 个 DAO 的投票率都超过了 50%,其中 Odyssy 和 0x117 达到了 100%。当然,这可能受到上线初期 DAO 规模较小,有利于动员用户参与活动有关。但从总体上而言,新上线的 DAO 的活跃度提升更快。

  当前,DAO 可以分为治理型和应用型,前者主要指 DeFi 治理协议,其中又可进一步分为复合项目治理型和单一项目治理型,前者主要指多个项目共用一个治理 DAO,如 DXdao,后者主要指专门治理一个项目的 DAO,如 BarnBridge Governance、Decentraland DAO、Aavegotchi等。在这些 DAO 中,持有相关项目代币的任何人都可以参与项目资金支出、机制改革等决策。

  但是,治理型的 DAO 面临两极困境。一方面,当投票者人数和提案数很少时,不能实现有效治理。在当前资金规模最大的 16 个 DAO 中,有 9 个属于治理型 DAO。截至 5 月 6 月,在这些 DAO 中,只有复合治理型的 DXdao 的提案数最多,达到了 463 个以外,其他单一治理型的 DAO 的提案数都远远小于这个数字,除了 Aragon Network Budget、Airalab、Decentraland DAO 的提案总数超过 100 个以外,其余 5 个都不足 100 个,最低的甚至只有个位数。

  同样的,总体而言,这些治理型 DAO 的投票地址都不多,而且分化严重。其中,除了 Aavegotchi 的投票地址达到了 600 个,DXdao 的投票地址达到 114 个以外,其余 DAO 的投票地址都没有超过 100 个,多数甚至只有个位数。资金规模较大的治理型 DAO 尚且不够活跃,更遑论资金规模更小的 DAO。

  但是,另一方面,当所有人都参与治理时,用户的资金多少与决策权重直接挂钩,决策结果体现的很可能不是民主共识,而是资本共识。从本质上看,治理型 DAO 在投票参与率与决策的民主程度之间存在一定的制约,这要求治理型 DAO 在机制设计方面寻找平衡。

  对于应用型 DAO 而言,主要的挑战则来自规模效应与安全风险的互相制约,以及政策法规的合规性这两方面。

  当前应用型 DAO 主要以投资基金和流动性做市这两种为主,DAO 内的资金越多,相当于基金的规模越大,越容易产生规模效应,但反过来,资金规模越大的 DAO 也越容易被黑客盯上。这需要应用型 DAO 做好平衡和防范。

  不过,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应用型 DAO 的资金规模仍然不大。在资金规模最大的 16 个 DAO 中,有 7 个属于应用型 DAO。其中,除了 PieDAO 内的资金超过了 1.20 亿美元以外,其余 6 个 DAO 的资金规模都在 1000 万美元至 3000 万美元之间。而且认缴资金的地址数(参与人数)也不多,且分化严重。仅 PieDAO、NFTX和 Stacker Ventures 的参与地址数超过 1000 个,最多的 PieDao 也仅不到 5000 个,其余 4 个 DAO 的参与地址数都在 150 个以下,最少的仅有 8 个。当前,资金规模较大的应用型 DAO 尚且不足以形成规模效应,资金规模较小的应用型 DAO 可能更难以形成。

  另一方面,应用型 DAO 面临的合规性问题在最近浮现了曙光。4 月 25 日,美国怀俄明州议会已批准 DAO 法案,允许 DAO 在该州正式注册,有限责任公司也可转型为 DAO。该法案已经过州长签署,将于 7 月 1 日生效。如此,DAO 已经可以可以与一般商事主体享受同样的法律地位,这对 DAO 的发展而言具有重要意义。

  DAO 发展至今已经出现了很多新的投票机制,试图平衡治理型 DAO 面临的两极困境。其中信念投票、二次投票和信誉投票已经有了一些应用。

  信念投票(Conviction voting)是一个通过使用衰减曲线来定义信念积累和减少的决策机制,用户对某项提议的偏爱时间越长,这个桶里装满的信念就越多。信念会根据半衰期衰减曲线增长,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偏好会得到更多的重视。如果用户决定换一个新的桶(新的提议),信念会根据衰减函数从之前的提议中流出,流入新的提议,再根据衰减函数积累。这是一个循环往复的过程,直到信念积累到某一限度,决策得以通过。目前,1Hive 采用了这种模式。

  二次投票(Quadratic voting)是一个集体决策过程,指个人通过分配选票(在 DAO 中代币即选票)来表达自己偏好的程度,而不仅仅表达偏好的方向。「二次」主要指用户可以购买额外的选票来表达支持,如此,人们购买选票的行为与意见偏好强度成正比。因此,由于每额外投票的边际成本随投票数线性增加,所以对一个给定问题的投票总数就是投票人的偏好强度的总和。这有助于解决投票悖论和多数决定原则的问题。但是,边际成本相对于选票数量的增长小于或大于线性增长,则可能导致利益集团主导选票和多数人「」的问题。目前,Gitcoin 实际上就采用了这种模式。

  信誉系统主要是指将治理代币授予参与去中心化网络或协议的实际用户,当网络或协议被广泛使用时,代币持有者可以将经济权利和可转让性添加到代币中。去年兴起的 DeFi 流动性挖矿本质上就是使用了这一模式,通过赋予实际用户经济权利来完成治理。

  不过,这些新的解决方案都没有在提供和增加个人动机方面做出努力。社会动员领域的多项研究表明,个人动机是实现人员动员具有重要作用。各种投票机制发挥作用的一个前提是,需要有一定规模的用户参与其中,即使是应用型 DAO,也需要通过用户规模的扩大来实现规模扩张。因此,在未来 DAO 的发展过程中,也许除了计算机科学家和经济学家的努力以外,社会学家也不该缺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数读|第七次人口普查终于来啦
下一篇:数读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数读:用数字带你“探营”恒大汽车基地
服务热线

http://www.stumblingintojews.com

雅虎体育官网,雅虎体育APP,雅虎体育平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