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读七普从人口普查数据变化新趋势看老年教育

  面对这一趋势,人才培养如何更好地为老年人的医疗、陪护、照料服务提供支持,如何进一步满足老年群体的教育需求都是当前值得思考的问题。

  医院陪护和家庭照料,是老年人不可或缺的基本需求。然而,此次普查数据的户别人口变化显示,我国家庭户规模继续缩小,平均每个家庭户的人口为2.62人,比2010年的3.10人减少0.48人。随着“二孩时代”的到来,中年夫妻对抚养子女和赡养父母的兼顾将更加困难。未来,社区养老、专业陪护和家政服务等,或将成为老年人服务的主流。

  在早已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日本,养老设施设计、专业服务水平和人性化服务意识均处于世界领先水平。曾在日本留学多年的珠海中山大学附属中学常务副校长罗朝猛告诉记者,日本不仅有为老年人提供健康检查、文体活动、兴趣教学和每日餐饮的“托老所”,还有为老年人提供送餐、洗衣、洗浴、清洁等上门服务的专业机构。

  “日本介护是老龄化服务的一个新型职业,在护理技能、人体力学、老年心理学、语言艺术等方面更显专业性。”罗朝猛说,介护的理念是尊重人的尊严,支援老年人的自主生活。

  “未来家政需求的一大缺口,是老年护理专业人才。”吉林农业大学人文学院(家政学院)院长吴莹表示,吉林农业大学的家政专业近年来增加了老年护理专业,加入了护理技术等课程。她建议,更多的中高职和本科院校增设老年护理专业与课程,在培养护理技能的同时,强化学生对于老年人心理与精神需求的认识。

  数据显示,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中,拥有高中及以上文化程度的有3669万人,比2010年增加了2085万人;高中及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口比重为13.90%,比10年前提高了4.98个百分点。这一数据表明,我国将有更多老年人选择“退而不休”的生活方式。老年人对学习、文化、情感等方面的精神需求将持续增加。

  华南师范大学教育信息技术学院教授钟柏昌表示,教育是更为高层次的精神需求,对老年人适应信息时代变化和减少心理孤独具有重要支撑作用。“老年教育强调同伴之间的交流与对话,重视学习过程中的情感交流和精神陪伴,从而塑造充满幸福感和获得感的老年生活。”钟柏昌说。

  未来,以社区为基地的老年大学、老年文化活动中心,是服务老年人教育需求的基础单元,也是构建全民终身学习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吴莹表示,应该进一步增加老年服务管理与研究的相关专业与课程,培养从事老年教育与服务的专业人才。

  “在以信息化、网络化、智能化为特征的数字时代,老年人作为典型的‘数字移民’,在适应数字技术方面,需要向年轻人学习。”钟柏昌表示,在网络应用和智能终端、应用软件的操作中,家人和社区需要给予老年人更多支持,提高老年人的信息化素养,为未来的网络社交、远程学习、智慧养老做好准备。

上一篇:三水区召开2020年质量工作大会 四大工程打造品质
下一篇:数读上海“十三五”︱黄浦:经济密度全市连续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数读分享 愤怒还是喜悦?互联网这样识别你的情
服务热线

http://www.stumblingintojews.com

雅虎体育官网,雅虎体育APP,雅虎体育平台

网站地图